我是你猫大爷

真好。祝福。保佑。

致xlb(随缘吧,看不见算了,不想带tag):

如果看不惯蹭热度吸血给你哥贴危险人设添乱的某些人,就请不要关注,不要给他热度。

不理是最大的轻蔑。人贱自然会有天收。

千万不要鸡血上头去微博等公众社交平台骂街,骂街最后倒霉的不是坏人,是你哥。

同理看不惯(不是证据确凿的坏最好别什么都看不惯,做人阳光点)工作室经纪公司路人甲什么的,也不要去骂街,骂街最后倒霉的还是你哥。

有时间精力就多去搬砖赚钱,给你哥的代言推广贡献韭菜叶子撑排面。

不会赚钱的好好学习,茁壮成长为大韭菜。

有钱没钱的都线上线下好好做人,与人为善,注意素质,给你哥涨点路人缘。

实在啥也不会啥也没有啥也不想多做也没关系,只要能不打着你哥旗号出去骂街,安静如鸡,白嫖,也还是好粉丝。

归根结底,顶着你哥粉丝身份打着你哥旗号办事的时候,请把你哥的得失当回事,别把你自己的心情太当回事,做不到的我祝你早日脱粉。

就图个狗仗人势能聚众骂街才混粉圈的傻逼赶紧滚。

以上。

补充,离你哥的生活远一点,再远一点,越远越好,路上偶遇也至多偷偷看一眼扭头就走最好。

想看你哥去工作场合看,去荧幕上看。

非工作场合照片最好视而不见。有人看就有人买,有人买就有人卖,卖的那些人不仅拿你哥当免费原材料加工卖钱,还要坏你哥名声。

最后,祝那些偷拍龙哥隐私甚至拿来要挟龙哥或者害龙哥的那些人渣,不得好死。

(σ′▽‵)′▽‵)σ

——电影《颐和园》

“你总系笑眯眯甘望住我,
      你唔讲嘢,
     净系听我讲嘢,
     嗰阵时个世界好安静,
         无而家咁嘈,
   衬得我特别吱喳特别开心,
   我好钟意听你甘样同我讲嘢,
   以后再无人甘样同过我讲嘢。 ”

“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  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
  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
   成为更新的荒凉
   Had I not seen the Sun
  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
  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
   My Wilderness has made” ​​​

【去年今日此门中
    人面桃花相映红
    人面不知何处去
    桃花依旧笑春风
  城墙站上云端
    曲江淹没长安
    如果这些都可以
  我们为何不能在一起】

【居北无差】七日危情 4

rps预警。双向暗恋。请勿上升真人。

PART1 序

PART2   我们可以不说话

PART3  只有你和我的生活(上)



PART4  只有你和我的生活(中)


海边,悬崖上,亮如白昼灯光从别墅里张扬肆意地向外投射,却没有一星半点能替代月光去照亮深不见底的海。


轻柔的月光却可以照进屋里,混进热辣鲜香的空气中,洒在正在吃火锅的白宇和朱一龙身上,为和它一样不可见却实际存在的某些事物作了见证。


白宇和朱一龙吃着火锅聊着天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。你说我听,开心,我说你听,也开心,相对无言,还是开心。


有你在身边,就很开心。一想到只有你在身边,更开心。


简单、纯粹、极致,开心是此时此刻最恰如其分的形容。


朱一龙很少跟白宇独处。


二人相会的场景里,他们身边总是会有粉丝、工作人员或者其他朋友。他们的二人世界,通常仅限于微信私聊和王者荣耀1v1。


这种距离很好地保障了他们的友情,保证他们在你来我往的相互试探中始终不会越过友情的界线。


正因如此,说了那么久的“一起去度个假期”,在此后长达一年的时间里,谁也没去落实。


他们惯有的默契在最好不要独处这件事上同样存在。


或多或少,两人早有觉悟,一旦他们身边只余彼此,再没有人和事可以用来转移注意力,避无可避,无处可逃,原本暗流涌动的某些东西就必然要浮出水面。这些暗潮汹涌的东西就像薛定谔的猫,姑且称之为薛定谔的爱。薛定谔的盒子里有一只猫,在揭开盖子前,因其不可被观测,这只猫既是活的也是死的,一旦揭开盖子,就必须直面其生死。朱一龙和白宇之间那薛定谔的爱也一样,如果被揭破,就失去了不生不死的永恒。


朱一龙在半真半假的糊涂岁月里,本能地倾向于保持这种不稳定的稳定,稳定的暧昧,隽永的心悦。


而白宇虽然倾向于把事情弄清楚,却不想面对失败的结局。他已经试过不止一次放下这段感情,却总被命运或朱一龙捡起来塞回他手里。这丢不掉的爱被白宇无奈地揣怀里养着,越养越大,于是越来越舍不得它死。


于是两人就这么耗着,仿佛在悬崖边上跳着华尔兹,且进且退,且分且合。


直到朱一龙改主意了。


喝醉了误以为白宇要结婚那一刻的不安,无意中翻到粉丝微博心思突然被揭破后生出的不甘,逼得朱一龙不得不面对他的感情。


他爱白宇。真的爱,然而好像不能算是爱情。


按照爱情的一般定义,爱必须要夹杂着性欲,才算爱情,否则再深刻再剧烈再恒久再不可自拔,也还是友情。


朱一龙对白宇没有性欲,迄今为止。于是他在认定他爱白宇之后反而开始认真困惑,他对白宇的爱,算是爱情吗?


他知道白宇是唯一特别的,是在身边本能想挨着贴着又会轻拿轻放的,是不在身边无时不刻都放在心里挂在嘴边的。


按说这该是爱情。


可偏偏他对着他觉得无敌可爱的白宇,最多只想过亲亲抱抱,再往下就想象无能了,或者说卡壳了。


就这样,朱一龙面对了一个老问题,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。


问题大概出在人设和行为逻辑存在冲突上。


朱一龙和白宇起码在认识彼此之前都是直男,异性恋了快三十年,要对着男人硬,不说完全不可能,起码也得先发生点什么剧情才能推动性取向发生转变吧。


朱一龙觉得他和白宇谁都想不出要怎样的剧情,才能让他们改变性取向,然后再掰弯对方。是的,他觉得白宇也搞不定这事,不然白宇不会总那么阴晴不定纠结反复,不然他和白宇之间但凡有一个人有主意且十拿九稳,早就大踏步地向对方前进而不是小碎步徘徊了。


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。


也就急了几分钟,几分钟之后朱一龙接了个微信消息,然后打开电脑戴上耳机乐乐呵呵跟白宇联机打游戏去了。


沉睡的巨龙只短暂清醒了大约一碗面的时间,就又要稀里糊涂睡过去了。


瞌睡龙跟小太阳差点要继续在爱与痛的边缘暧昧纠缠不知道多少年。


然而谁也没想到,在朱一龙短暂觉醒后不久,彭冠英倒给他出了个主意。



那是在2019年5月的某个风和日丽的下午,彭冠英约朱一龙去他新家吃饭。


彭冠英媳妇不在,只有彭冠英和朱一龙两个人在家。


电高压锅里炖着彭冠英精心烹制的牛腩。


客厅里,彭冠英坐在沙发上拿小刀转着圈削苹果,不瞧苹果,却盯着在沙发另一头窝着的朱一龙。


朱一龙正一心一意低头玩手机,没觉察到彭的视线。


他和彭冠英十几年交情了,独处一室很正常,各忙各的相互之间不说话也很自然。


于是他就在微信上专心跟白宇聊天,聊着聊着,还忍不住自顾自笑出了声。


彭冠英冷不丁开口:“你就这么喜欢白宇?”


相比发问更像是在陈述事实。


朱一龙心里咯噔一下,正要戳手机屏幕的手指无助地悬在半空。


他抬起头,迷茫地看向彭冠英,眨眨眼:“嗯?”


彭冠英平静地叙述着:“白宇生日那天你跑他剧组去给他过生日了。”


朱一龙一脸无辜:“啊?嗯,怎么了?”


苹果皮的长度持续、缓慢、稳定地增加。


彭冠英继续道:“你一整夜都没回家。”


朱一龙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和紧张,紧张到他都没想起来问彭冠英怎么知道他彻夜未归的。


朱一龙:“我……我跟老白还有他几个朋友一起去唱歌了,早上才散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你喜欢凑这种热闹吗?”


朱一龙:“啊?就都是朋友啊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白宇的朋友,你很熟吗?”


朱一龙:“嗯,都认识啊,熟倒也不算很熟,嗯,就还好。”


彭冠英:“嗯,看来你是真挺喜欢白宇的。”


朱一龙诧异道:“英英你怎么了?突然说这些?我没明白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你已经一个多月没跟我和老翟提过白宇的任何事了。”


朱一龙眨眨眼:“这又怎么了?”


彭冠英:“可这段时间你跟白宇的来往比以前更多了。”


朱一龙皱眉:“什么叫背着你们?我为什么要跟你们提白宇的事?英英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
彭冠英手上悄然转动的小刀停了,另一只手上有了一个削好的苹果。完完整整的苹果皮落在果盘里。


彭冠英拿着削好的苹果一动不动:“你知道我在说什么。朱朱,你发现你喜欢白宇了,你心里有鬼。”


沉默了几秒,朱一龙叹气道:“很明显吗?”


彭冠英垂眼看了看自己手上捏着的苹果,把它送到嘴边咔嚓一口咬下来一大块,用力嚼了嚼,微笑点头:“嗯,一直都很明显。”


朱一龙好想吐槽,英英你变了,你以前削好的苹果第一个肯定是给我的,但他转念一想,又觉得当下的气氛好像不适合吐槽,就没说出口。


朱一龙:“你这个一直…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?”


彭冠英笑笑,又咬了一大口苹果,细嚼慢咽之后才又微笑道:“2017年。”


朱一龙大大的脑袋充满了小小的问号,但直觉告诉他此时此刻问什么都不合适。


彭冠英:“你打算怎么办?”


朱一龙:“什么怎么办?”


彭冠英:“就揣着明白装糊涂吗?”


朱一龙:“我怎么都可以。”


彭冠英继续吃苹果:“朱朱,你太狠了。白宇真惨。”


朱一龙摇摇头:“我也有想过,我该跟他说清楚,要么在一起,要么分开……”


朱一龙越说越不确定,越说声音越小。


彭冠英:“不能继续做朋友?”


朱一龙无奈地笑笑:“我喜欢白宇,我已经知道了。要么在一起,要么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你想跟他在一起吗?”


朱一龙点点头,跟着又叹气:“可我不知道怎么办。我和白宇都是直男,这里面有个逻辑问题……”


彭冠英真笑了:“我也曾经以为你是个直男。”


朱一龙不服,挑眉:“怎么?现在就不是了?”


彭冠英笑出声了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怎么你还想继续当直男?那你跟白宇怎么办?”


朱一龙想反驳又没法反驳,就皱着整张脸:“也……也不是这样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总之,你是想跟白宇在一起的吧?”


朱一龙点点头:“嗯。但我想不到该在什么时机跟他摊牌……而且我害怕万一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白宇喜欢你。你知道的。我也早看出来了。”


朱一龙这次学聪明了,没再问彭冠英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。


朱一龙:“嗯。可我也不能完全确定。万一呢……你也知道,小白喜欢跟我胡闹、胡说八道。万一他其实不喜欢我呢?而且就算他喜欢我,也不代表他愿意真跟我在一起,万一他拒绝承认他喜欢我呢?或者实际上他喜欢我,也愿意跟我在一起,然后我们两个等在一起之后才发现我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爱情呢?又或者……”


从朱一龙的语速和内容里,彭冠英听出了他的深思熟虑和对失去白宇的恐惧。


彭冠英啃完了第一个苹果,开始削第二个。


彭冠英:“朱朱,你还是努力争取一下吧,不然我怕你会后悔的。你试过了,就算万一失败了,也不见得比不争取更糟。你不是一直就想活得简单点吗?快刀斩乱麻,才能得到你想要的简单。怎么着都比耗着强,真的。我看白宇那个性格,再这么跟你耗下去,弄不好得抑郁。”


彭冠英最后一句话戳到了朱一龙的要害。


担心白宇会在跟自己的暧昧关系中自虐受伤,是朱一龙想跟白宇厘清关系最强烈的动机和理由。只为自己考虑的话,朱一龙更倾向于维持现状。不甘又怎样?只能做朋友的不甘心,忍一忍,是能放下的。不安又如何?白宇将来跟别人结婚是延后才会发作的痛楚,总比主动挑起迫在眉睫的决裂要好。


朱一龙焦虑到久违地啃起了手指甲:“我要怎么争取?我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……”


彭冠英低下头,盯着手里这第二个苹果给它削皮,削得又快又好。


彭冠英:“你约他出国旅游去,就你们两个人去。”


朱一龙叼着手指头,冲彭冠英眨眨眼:“啊?然后呢?”


彭冠英笑了:“孤男寡男共处一室,把他拿下啊!”


朱一龙略震惊:“靠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也说不定不等你动手,他先把你拿下了……”


朱一龙嫌弃脸:“靠……”


彭冠英:“哈哈哈哈,好了好了,我就随便这么一说。说正经的,我这个主意特别好,你看啊,到了国外,你俩相依为命同甘共苦,同吃同住不劳动,每天吃喝玩乐,乐不思蜀,远离尘嚣,二人世界,有的是告白的时机。再说了,我看你这两年各种线上线下撩拨白宇,也挺会的。我相信你能把握住机会的。加油!朱朱!”


话说完了,苹果也削好了,彭冠英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朱一龙。


朱一龙一脸纠结:“嗯,我考虑考虑……”


接过苹果后,朱一龙一通狂啃,借着咀嚼苹果来掩饰他内心的惊涛骇浪,因为聊到最后,他突然发现有些事情不能深入解析,细思恐极。



【未完待续】



“美人呀世界变得太快,
   你的美还在不在,
   我们最好别徘徊,
   最好别再傻等待。 ”

是多么多么 可终于终于